荔枝app的操作使用演示

东边。

朝阳缓缓升起。

一股浩浩荡荡的浩然气息,随着充满悠然古意的读书声,从天地间弥漫而起。

从河水间,从山峰间,从树木间缓缓升起。

渐渐化为白色的雾气。

这时,几乎所有的学子,都被读书声惊醒过来,一个个震惊不已。

“这是口吐浩然?”

南岸某座豪华院落里,周昌看向西北的一座山头,脸色有些震惊之色。此时,那座山头已经被浩浩荡荡的浩然气息笼罩,已经看不清山头的样子了。

天地间,浩然气息浩浩荡荡,化为雾气在天地间流转。

不少起来的学子,瞪大眼睛看着,满脸的震撼。

“这读书声……”

此时,亦有不少学子闭目聆听,越听越是着迷,似乎自己穿越时空,回到了诗中的时代去了。

优雅娇娘海上起舞

不禁听痴了

那回荡于天地的读书声,充满了悠然的古意,有说不出的韵味,让人听着浑身舒畅。

这,或许就是口吐浩然。

“是谁口吐浩然?”

不少学子激动相问,齐齐朝西北的方向看去。

可惜浩然气息所化的雾气,已经遮掩了众人的视线,让他们无法看到是何人在读书。

“这像是封三鼎的声音。”

有学子聆听片刻就辨认出来了。

“不错,是封三鼎的读书,想不到封三鼎竟然能口吐浩然……”

有学子惊叹不已,实在被惊到了。

虽然此时封青岩的声音,与平时有很大的区别,但是认真辨认,还是能够辨认出来。

这时,周昌、赫连山、颜山、牧雨等学子,知道是封青岩口吐浩然后,心头皆有些震惊以及羡慕。

即使是他们,亦无法口吐浩然。

口吐浩然还有另一种说法,就是“读书养气”。

“读书养气”是指,在朝阳初升时,面朝东方高声读书,可使天地间升起浩然之气,并把升起的浩然之气养于胸中……

至于正常的读书养气,是难以养出真正的浩然之气。

更不要说为己所用。

这“读书养气”之法,即使是书院的教谕,亦没有几人掌握。

且,“读书养气”之法,是晋封为大儒的根基。

此时书院的不少教习,甚至是教谕皆有些惊讶起来,想不到封三鼎连文宫尚且未开,就悟得了“读书养气”之法。

不愧是三鼎君子,不愧是三斗圣才!

这或许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处处皆会领先人一步……

即使是教谕,亦被封三鼎折服了。

“走,去看看。”

老教谕章秀满脸惊喜之色,朝封青岩所在的山头掠去。

其他教谕、教习迟疑五,亦一一掠去。

或许在旁观时,自己亦有所悟呢?不奢求悟得“读书养气”之法,但求有所得,有所明……

片刻间,不少教谕和教习,就来到封青岩相邻的一座山头。

而南岸的学子,亦有不少人赶来了。

“读书养气”之法,乃是每个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养气之法,可惜此养气之法只能自己去悟,难以述于书籍文字让人参悟。

“厉害!”

此时,就连老教谕都不得不惊叹一声。

第一次悟得“读书养气”之法,就引起如此强烈的天地共鸣,使得天地间皆弥漫着浩然之气。

实属少见!

读书养气之法,说穿了,就是读书声与天地间的浩然气息共鸣了。

可是,天下读书人基本上都知道,但是做到的却没有几个。

知易行难!

“啧啧——”

其他教习不由啧啧称奇,心中皆为惊叹。

这时,已经有不少学子,亦来到教谕、教习所在的那座山头,好奇看着对面的封青岩。

可惜雾气还是太大了。

他们无法看到,封青岩口中吐出的文字,皆化为一个个淡白色的文字……

“吾听闻,封三鼎每日天亮,即来此山头诵读。”有学子低声说,“或许,此与封三鼎悟得读书养气有关……”

“不错,吾亦听闻。”

“吾还听闻,封三鼎起初面朝朝阳时,却无法读出一字,喉咙似被刺卡住般。但他,依然每日站于山上,纵然无法开声,亦要面朝东方……”

有学子敬佩道。

在学子论言时,一些教习顿时醒悟过来。

之前还有教习好奇询问封三鼎,既然是在诵读,为何一直默默站着不开声?

但封三鼎却回答,他是在朗读……

现在那名教习有些明白了,为何封三鼎能够悟得读书养气之法。因为两人的心境不一样,即使所做同一件事,结果亦会不一样。

他看到的,是封三鼎一直站不开声。

但封三鼎自己看到的,却是一直在诵读……

此时,那名教习不由感叹一声,眼中更加佩服了。

虽然封三鼎现在方开文宫,但是用不多久就会超过众学子,甚至超过诸位教习。

……

难道每日迎朝阳读书即可?

这时,有些教习和学子,顿时有些跃跃欲试了。他们发现,似乎并没有多难,且封三鼎就是如此悟得读书养气之法……

或许自己亦可呢?

“明日始,来此山头读书?”

刘凌羡慕过后,有些诧异问着赫连山。

赫连山点点头,说:“读书养气之法,乃是大儒之基,早早悟得,于吾等大有裨益,或可领先他人一步。”

“可是读书养气之法,不易悟得啊。”

刘凌蹙着眉头说。

毕竟赫连山的家族,就有一尊名满天下的大儒,倘若易于悟得,赫连山早已经悟得了。

“不易悟得,便不去做?”

赫连山眉头大皱,低声呵斥:“天下之事,何易?难道汝便不去做?如此,汝可成何事?”

“……”

刘凌有些郁闷,我只是说说而已……

而在此时,封青岩胸中的那一股气,与天地间的浩然之气共鸣后,猛然迸发出来,如化为一支气箭直冲脑门。

轰轰——

封青岩身子微微一颤。

他的脑海,如同炸开般,发出阵阵的轰鸣巨响。

咔嚓——

眉心处传来破裂声。

他蓦然“看”见自己的眉心处,开辟出一片空荡荡的空间,接着猛然化为一片白茫茫的空间。此时,三尊君子鼎的文气,不断涌向文宫,使原本空荡荡的文宫,化为白茫茫一片……

且,天下间的浩然之气,亦不断涌入他胸中。

不过眨眼间,文宫的文气就浓烈得如同大雾,片刻后为化为阵阵的雨水落下。

九品文童,文气如烟

八品文生,文气如雾

七品文才,文气如雨

……